<optgroup id="f2bvq"></optgroup><big id="f2bvq"></big>

      <ol id="f2bvq"></ol>

      <tr id="f2bvq"></tr>
      首頁 > 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宣傳闡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暢通“三循環”奪取“雙勝利”

      2020.05.16 09:41 吳崇杰

        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我市上下眾志成城、攻堅克難、化危為機,經濟運行呈現逆勢飛揚。今年一季度,全市規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77%;實際利用外資同比增長285%;外貿進出口三項指標增速均保持全省首位;全市實現地區生產總值同比增長10.3%,增速超越全國、領跑全省。近來,習近平總書記在多個場合提到,在當前的疫情防控大背景下要“化危為機”,努力奪取“雙勝利”。在日前的西安交通大學考察時再次指出,重大的歷史進步,往往都在重大的歷史災難之后,我們要搶抓機遇。面對當前經濟發展面臨的挑戰,最近召開的中央政治局常務會議要求:“不失時機暢通產業循環、市場循環、經濟社會循環。”為此,市委召開常委會特別強調,非常時期必須拿出非常舉措,才能實現非常發展。

        一、以激活我市消費需求來帶動產業循環

        對全球化時代的現代產業鏈來說,有其互聯互通和明晰分工的產業大循環的廣域性,也有部分產業分支相對完整且處于自然閉環狀態的地域性。對咱們新區來說,既是全球化的產業分工的接鏈體,同時也有閉環結構明顯的屬地產業自循環體系。這個循環是否暢通,主要看屬地產業自運行體系是否健康。值得驕傲的是,在市委的正確決策和全市上下的共同努力下,疫情防控階段性成效正持續向好鞏固,復工復產以來的多項指標均居全省前列。但我市的外防輸入、內防反彈任務依然不能輕視;一些傳統行業,尤其是出口和文旅觀光休閑產業等消費業,其整體的經營環境仍有較多的困局。這是繞不過去的現實。消費不僅關系到新區經濟的成色,更關系到廣大中小微企業和個體戶們,以及這背后成千上萬的從業者和維系他們生活的一個個家庭。就我市而言,仍處于常態化的疫情防控中,人員流動頻率普遍降低,人們的消費意愿還處在低谷,外出消費大大減少,消費降幅最大,這勢必影響到消費行業及其廣大從業者尤其是中低收入者群體。作為消費、投資、出口三駕馬車,一季度我市消費數據跌幅最大。從我市統計部門公布的實際數據來看,旅游、住宿餐飲、商貿等疫情對居民消費沖擊較大,消費意愿大受抑制。一季度我市旅游接待人數、收入和限額以上住宿餐飲營業額、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等數據均創歷史新低。其中,接待境內外游客、旅游總收入均下降71.7%,水路客運量下降60%,普陀山機場游客吞吐量下降70.8%。另一方面,從供應鏈的角度看,還對相鄰產業產能產生了一定的抑制。今年頭2個月,規上工業利潤總額2.27億元,相比去年同期雖然有虧損減少,但企業虧損面加大。到2月底止,385家規上工業企業虧損面達55.3%,高于去年同期。因此,目前針對服務業來說,關鍵就在于如何增加消費需求。

        從經濟學角度分析,若要刺激消費應首先刺激人們的消費需求,發消費券是一個可行的辦法。發放消費券來提振消費存在一個乘數效應,可以拉動3到5倍的消費,這對當前仍徘徊在低谷中的消費產業來說,那將具有比較可觀的拉動效應。此外,有些地方也在嘗試采取專項國債等方式有選擇性地來對市民進行消費補貼。總而言之是設法擴大居民消費,適當增加公共消費,激活本市域的文旅觀光休閑等產業早日進入良性循環。我們要備加珍惜來之不易的防控成績,兩個多月來,作為傳統支柱產業的我市文旅休閑行業皆因封控、停產、停業付出了沉重代價,其它的不少中小微企業也因前期物流不暢、資金鏈斷裂而瀕臨生死考驗。因此,現在亟須爭分奪秒地在加快復工復產的進度上下功夫,把被疫情耽誤的時間搶回來,把因疫情造成的損失補回來。近期,市里及各縣區都相繼出臺了向部分市民發放消費券等措施,有效引導市民積極消費,提振了日用消費品市場。前陣子,市文旅部門與總工會等相關部門攜手發力,積極將市域范圍內的漁俗民宿、漁農家樂、鄉村自然景觀游、特色風情小鎮、紅色旅游景區以及符合療休養賓館飯店等納入療休養目的地,本市的各家旅行社也趁勢開發了形式多樣、內容豐富和符合政策的路線和產品,為抗疫一線職工打造了專屬療休養產品,更好地滿足廣大職工多樣化療休養需求。這一系列活動,立竿見影地帶動了相關產業鏈。

        總之,消費不振,經濟難興。對此,我們一方面要堅決落實中央部署,抓緊抓實抓細常態化疫情防控,下足功夫暢通產業循環、市場循環、經濟社會循環,盡快恢復經濟社會正常運行和國家戰略項目推進;另一面也要充分估計困難、風險和不確定性,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各項工作。

        二、以“防”出安全、“放”出活力來暢通新區市場循環

        從綜合大安全角度看,“防”與“放”是一對矛盾,更是挑戰。關鍵是疫情突發而來,我們難以做到對輸入型危機的超前預測,如何做到動態平衡?從經濟社會管理層面來看,這是一門風險藝術,我們必須審慎處理,力戒焦躁。唯有復興多樣性內涵的生態機制,組織本地資源進行綜合性合作與放權基層自治,才能以島城特色的“內部化”機制應對轉嫁而來的外部輸入風險。前階段的應對效果證明,我們取得了理想的成效。

        復工復產以來,我市積極平衡“防與放”,“防”出安全、“放”出活力,讓新區產業和市外市場充分循環,實現精準防控。有網友風趣地把政府推進復工復產比喻成“彈鋼琴”,十指和諧,分區、分級,“防”“放”精準,才不會因防控采取的臨時性政策和稀缺資源的“空間錯配”造成二次傷害,足見“精準防控”前所未有的難度所在。

        同時,要盡全力保持我市重點企業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性和競爭力。疫情以來,我市相繼出臺了多項扶持政策和幫扶措施,深入推進“放管服”和“最多跑一次”改革,用改革的辦法解決發展中的問題;幫助企業獲得信貸便利度,打通續貸通道,創新還款方式;放松和取消不適應發展需要的管制。推出的負面清單,政府主管部門都會盡量細化、通俗化地公布清單事項的名稱、流程和辦理要件,確保市場主體看得懂、能操作;發現各類不合理的限制和壁壘及時清理,提升了市場活躍度,促進產業鏈協同復工復產達產。以金塘大大小小的螺桿產業鏈為例,除了其本身產品的競爭力和口罩需求拉動熔噴布機筒螺桿訂單暴增之外,與年初疫情防控期間,企業主們有目共睹的政府部門保姆式的全天候貼身服務是分不開的。據統計,雖然遭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但他們在第一季度總產值卻比去年同期仍較大幅度增長。這在當下的全省制造業來看,都是了不起的。另據統計,今年頭三個月,舟山港域貨物吞吐量穩步增長,其中油氣同比增長五成;良海糧油、新奧液化氣等10家重點企業產值同比增長31.3%;船舶修造產業同比增長47.9%;保稅船用燃料油加注同比增長14.1%;貨物進出口額增長66.7%。全市工業投資逆勢增長12.1%,外商投資增加50%,實際利用外資增長285%,增速領跑全省。

        三、以構建“雙勝利”的發展勢能來加速市域經濟社會循環

        經濟社會是一個動態的循環系統,不能持續停擺,否則會出亂。經濟學基本原理告訴我們,一個健康的經濟社會循環發展條件首先是有錢,二要有人,第三就要有一個科學高效的資源配置方式。在這次抗擊新冠肺炎過程中,人們突然發現,雖然整個社會運行突遭隔離關門、停工停產、停車停飛、校園停課等影響,但社會并未出現大面積癱瘓和恐慌,國內絕大部分地區的百姓日常生活基本未受太大影響,也未遇太多困難,我們舟山也一樣。這期間,新一代數字技術、數字產業和數字服務的鏈式資源配置,以及在社會上形成強大的觀念啟蒙和超能級社會動員效應的亮眼表現,讓人大出意外。各項數字技術為數字產業賦能加力,為政府、社會、企業、民眾及各行各業提供了無所不及的數字產品和服務體驗。以島城為例,人手一個手機二維碼的“舟山健康碼”,方便又安全地引導著市民放心地出入各種公共場所;大數據的云終端又讓市場與政府邊界悄悄地產生變化和調整;移動云端和大數據幾乎對所有公共領域達到全覆蓋。從政府層面來說,疫情期間,我市首次成功舉辦了云招商、云簽約;機關企事業單位也連續舉辦了各種云招聘;從市民層面來看,線上生活必需品采購、遠程辦公,一直到宅家學生的網上直播云上課,讓政府和民眾都不自覺地經歷了一場非預設的廣泛實驗,培養了消費者的新消費習慣,保證了新區、自貿區整個經濟社會系統的良性循環。

        隨著后疫情時期的到來,理論上講應該是產業治理各歸其位。但就現實情形看,當前國外疫情蔓延形勢依然非常嚴峻,加上少數居心叵測的西方政治勢力還刻意從中攪局,推卸責任,企圖渾水摸魚,從而使單純的公共衛生事件泛化成國際政治和經濟+社會矛盾的混合體,使未來局勢變得混沌不堪、難以預判。

        但僅從經濟學層面來分析,當前疫情已沖擊了總供給和總需求的兩個基本面。再從社會學方向講,這次全球性的新冠肺炎疫情定將成為人們一個刻骨銘心的“集體記憶”。因此,在下一步加速推進復工復產進程中,我們仍可能將難以避免地會遭遇各種各樣意想不到的問題,如不同地區來舟人員的管控和健康碼標準互認等方面,出口貿易中的商務糾紛問題,西方反華勢力借機操弄、甚至無底線的惡作劇等,或多或少會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狀況”。我們必須要充分估計困難、風險和不確定性。

        另一方面,從某種程度上說,“危”有多大,“機”就有多大,能夠化險為夷就可能化危為機。從長遠來看,可以預見,新區、自貿區積淀的紅利,還將持續釋放。新需求創造的數字產業和產業數字化定將成為未來的主導產業和新增長點,數字技術發展支持移動互聯網和物聯網雙輪驅動,百億級千億級的消費將會實現商業化。從國家統計局數據來看,盡管受疫情影響,而一季度實物商品網上零售消費仍然保持相對較好的勢頭,增長5.9%,其中吃類和用類商品分別增長32.7%和10.0%。目前來看,短期可加強刺激消費,中長期則將通過信息科技等新基建來發揮數字經濟的價值。可喜的是,我市也已經提前布局,相繼出臺了系列配套的規劃、政策和實施方案,讓數字產業“新基建”成為重要的基礎產業和新興產業的藍圖也已繪就,數字經濟現正在助力我市的實體經濟頻頻發力,一個開放暢通的“市場+政府+平臺+產品+服務”產業循環、市場循環、經濟社會循環,正為建設“四個舟山”、打造海上花園城市的經濟發展注入長久的新動能。 (作者單位:舟山日報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