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f2bvq"></optgroup><big id="f2bvq"></big>

      <ol id="f2bvq"></ol>

      <tr id="f2bvq"></tr>
      • 舟山網微矩陣:
      •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
      • 舟山論壇APP 舟山論壇APP
      • 舟山網微信 舟山網微信
      • 舟山網官方微博 舟山網官方微博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中心>舟山聚焦

      騎上心愛的摩托 她們就是這座城最颯的囡

      2021年09月19日 09:53 來源:舟山日報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

      舟山首支女子鐵騎隊

        近幾年,我市女性摩托車手迅速增加,今年以來,2793名摩托車考駕人員中,20%為女性。

        “風一般女子”數量躥升背后,是一座城市女性個性的張揚。

        穿上連衣裙、高跟鞋,她們是溫柔可人的小姐姐;穿上騎行服,她們便是英姿颯爽的風景。甚至,她們中有的還將愛好融入到職業,成為了舟山首批女騎警。

      立志成為車手的馬晨瑜

        兒時作文里全是“馬德車” 長大立志成為女車手

        “小時候寫過一篇關于摩托車的作文,因為不會寫‘摩托車’三個字,我就寫了方言音譯的‘馬德車’,然后整篇都是老師的紅圈圈,還被同學們嘲笑了很久,印象非常深刻。”提到兒時的糗事,馬晨瑜笑出了聲,“我從小就喜歡摩托車。以前父親有一輛‘大綿羊’,一啟動,排氣管的轟鳴聲超大,但我特別喜歡聽。”

        今年31歲的馬晨瑜是一位室內設計師,戴著貝雷帽,一身襯衫小短裙,說話輕聲細語。“很多人都覺得我文文靜靜,看到我騎摩托車就很驚訝,說原來你也有狂野的一面。”她笑著說。有人說一個人的最好狀態,就是動靜結合。工作生活中,馬晨瑜會靜下心來伏案畫稿,相夫教子,而騎上摩托車,她就是最颯的女子。

        早年,女孩騎摩托車會被認為不穩重,舟山女騎手鳳毛麟角,而這兩年,舟山女摩托車騎手越來越多,馬晨瑜也因此結交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還建了微信群相約跑山。“在山路上,可以感覺到風從耳邊迅速飛過,摩托車的轟鳴聲在山間回響,這是一種享受。但是一般我很少開這么快的,也不敢做一些酷炫的動作,在街道上開得更慢,因為要遵守交通法規,以安全為主。”

        馬晨瑜有個夢想,那就是成為女車手。“現在很多優秀的車手都不是全職,有醫生,也有演員,我覺得我努力一下也可以?”她說,“人活一輩子,也就這么幾十年。等我老了,就可以給子孫們看我年輕時獎杯獎牌,聊以前的光輝事跡,我覺得是一件很驕傲的事。”

        成為車手,談何容易。首先要采購專業賽道標準的防護裝備:騎行服、頭盔、靴子、護肘、護膝、手套一件不能少,“下了賽道,摔車是必然的,所以防護裝備就特別重要,質量好還要貼身。”她說。然而目前網上現成的女性摩托車防護裝備很難買,不是沒貨,就是只有標準碼。馬晨瑜買過正規品牌的標準碼騎行服,試穿后發現太大,也咨詢過國外的一些網站,但訂貨周期要3個月,并且還不一定有貨。最終,她定制了一件價值7000多元的騎行服,“好的防護裝備都很貴,一整套的價格可以抵上一輛摩托車。”

        舟山沒有標準的賽道,作為一名室內設計師馬晨瑜經常要加班,但一有空,她就到寧波、上海的賽道學習專業的賽車技術,一節課近1000元。磨膝、磨肘是最基礎的賽車動作,就是摩托車快速經過轉彎處時,車手要把車盡可能壓低,讓膝蓋或手肘磨到地面,在這個過程中,車手一不小心就會摔車。每次練完,馬晨瑜手上、腿上都有不少淤青,即便如此她還是很興奮,“第一次練磨膝,其他學員膽子小,但我一次就成功了,教練夸我厲害,有天賦。”

        除了技術還要有速度,至少要站上領獎臺,才有加入專業車隊的資格,不然就永遠是業余選手,而不是車手。“等風來,不如追風去。”近日,她又前往寧波國際賽道,繼續著她的追夢之旅。

      尤優騎行至214國道邊的紅拉山

        享受和摩托車一起旅行 想看沒看過的風景

        女孩看似柔弱,骨子里卻透著獨立和堅強,一如朝著夢想不斷努力的馬晨瑜,亦如獨自騎摩托車不斷追尋理想勝地的尤優。

        尤優,30歲,江蘇人,因為對大海的向往,5年前來到舟山創業,開了一家裝修設計公司。“喜歡摩托車是源于劉德華演的《烈火戰車》,里面酷炫的車技一下子就把我迷住了,大學一畢業就考了摩托車駕照。”尤優參加過寧波一個大型摩托車車友會,2000多名騎手,女性不到1%,她就是其中之一。

        “兩輪車,總是有些風險的。”尤優身上有很多舊傷疤,都是摔車造成的,“也不是因為玩速度。以前路面石子多,摩托車沒有ABS之類的制動防抱死系統,所以容易摔,現在路面平整了,車子性能好了,相對安全多了。”

        很多玩摩托車的人都有一個共同夢想:此生必駕318。318是指318國道,即上海-聶拉木公路,全程5476公里,其中成都至拉薩這段2142公里的路程,被譽為“中國人的景觀大道”。今年6月,尤優完成了這個夢想,租了一輛摩托車,從成都出發歷時近半個月到達拉薩。

        摩旅的意義從不在于目的地,而是沿途的心情和風景。“那邊的生態環境完全沒有被破壞,把我美哭了。”尤優描述,在納木錯的圣象天門,他們把湖叫“錯”,天很藍、水也很藍,可以看到成群的牦牛和羊,草原上還有可愛的土撥鼠。土撥鼠很親人,叫喚一下就過來了,尤優拿出提前準備的餅干,它自己伸爪就拿走了。在海拔4000多米的折多山,尤優運氣不錯,看到了綿延萬里的雪景,威嚴而壯闊。“每一處風景都別具特色,這是坐飛機看不到的。”尤優感慨道。

        在出發前,她查了很多資料,做了旅行攻略,還準備了很多零食、鉛筆和作文本。“川藏的一些村子經濟確實特別落后,因為海拔高,什么都不方便。很多人說路上會有小朋友,我也的確遇到了,就把糖果和文具分給他們。”看見的風景、遇見的人,對尤優來說都是一場心靈的洗禮。

        不過,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是需要代價的。“因為海拔高,晝夜溫差近40攝氏度,最低氣溫達零下10攝氏度,我要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摩托車經常一開就是十幾個小時,有些路段特別顛簸,開得我都快崩潰了。一路上還遇到過好幾次暴風雪天氣,發過幾次燒,不過我都堅持下來了。”尤優說,途中會遇到很多車友,有六七十歲的老人,也有二三十歲的年輕人,雖然目的地各不相同,但或許因為都是為夢想出發,彼此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樂于相互幫助。

        最美的風景往往出現在人跡罕至的地方。“明年我想騎著自己的車跑219國道,從拉薩到新疆,3600多公里,然后走無人區。”為此,尤優早早就已經開始查閱資料、規劃路線,并打算把車從哈雷換寶馬,以適應無人區的道路。不過,她也提醒正在計劃摩旅的車友,摩旅存在一定的危險性,特別是沒經驗的人最好結伴而行,要學會摩托車基本的修理技術,做好詳細攻略,還要帶全各類證件,以及急救包等用品。

        把愛好變職業 舟山首支女子鐵騎隊成立

        巡邏中,普陀公安特警女子鐵騎隊隊長方雅和隊友們,身著黑色緊身騎行服,頭戴黑色警用頭盔,腰系警用腰帶,騎著重達250多公斤的警用重型摩托,颯爽英姿,總能吸引眾多市民的目光。

        普陀公安特警女子鐵騎隊于今年3月組建,9月正式亮相,共有7名隊員,分別是方雅、虞婉秋、虞斯淇、相奕同、戴玉瑩、張愛欣和黃梅,平均年齡僅23歲。在此之前,她們曾是銀行職員、記者……因為對警營的熱愛,以及對摩托車的喜愛,她們相聚到一起。“可以把愛好變成職業,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方雅笑著說道。只不過,誰也沒想到,訓練會這么辛苦。

        每天上午,隊員們都要到訓練場培訓,戴著又厚又重的頭盔,穿著長袖黑色騎行服和皮靴,一遍遍練習起步停車、急剎轉彎、高速繞樁、極限壓彎……下午則在烈日下跑3000米和爬山,訓練體能。“身上的衣服,干了濕、濕了干,每天脫下騎行服就像洗過澡一樣。”隊員虞婉秋說。

        隊員們各個身材苗條,體重最輕的僅40多公斤,而摩托車卻有250多公斤,經常在訓練極限壓彎時,轉彎速度不夠快就摔了,下車沒扶穩又摔了,上下車時的磕磕碰碰更是不計其數,手上、腿上全是淤青。摩托車倒地后,還必須由隊員單獨扶起,非常考驗體能。“以前還會化化妝,穿裙子、高跟鞋什么的,現在連妝都不化了。”現在,隊員張愛欣更關注的是如何能更熟練地駕馭摩托車,“巡邏時,我們代表著舟山特警的形象,要是沒練好摔車了,那怎么行!”

        攤開手掌,很多隊員的指關節處已經磨出了繭子。訓練中,很多動作都要靠手捏著離合器配合才能完成,幾天下來,指關節處就長出了水泡,但她們總是挑破水泡,包個創口貼,第二天繼續練。方雅說:“我們對她們的要求非常嚴格,但是她們從沒在我面前流過眼淚,甚至手上出水泡,也是我后來才發現的。”“真的辛苦,但很值得。”戴玉英說,有次在校門口執勤,幾個孩子老遠跑到她們面前敬了個少先隊隊禮,說警察姐姐辛苦了,她們立即回了一個警禮。在那一刻她感受到了無比自豪和欣慰。

        現在,每一位隊員都已經能熟練駕馭重型摩托車,幾個月的訓練讓她們黑了臉,卻更加英姿颯爽。“希望在日后工作中能發揮出我們女特警最大的力量,守護舟山平安。”這是她們的一致的心愿。

        文中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原鏈接: 作者:傅明燕    

      掌尚舟山客戶端

      此新聞可在《掌尚舟山》APP同步收看,掃碼下載隨時閱讀舟山新聞